儿时琐事二三

可能是因为生活在浙江宁波的港口附近,家族似乎从很早开始便从商了。这也不难理解,作为近代最早通商的港口城市之一,在这里的人自然是从小就耳濡目染,并欣然接受到商业化所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于是也不难理解,家里从小也没有太在乎我成绩如何,倒是常常对我说,成绩差不多就行了,还有很多更有意思的事情。

爷爷的父辈早些年在这里开过当铺,后来随着曾爷爷的离世就没有了下文,仅留下沿街四栋两层的独立房屋,分给我爷爷在内的四兄弟。这个对我来说的祖宅后来因为街区的改造,首当其冲被拆迁了,那时我不过五岁,于是小时候对于它的记忆大多留在了一本本相册里。

家门口的街道直接通到中心的商业街上,奶奶常常带着我走到那儿去吃生煎和小馄饨,那家生煎店后来名气越来越大,据说如今还有人从上海开车过去吃。而我对它的记忆则停留在了小时候,上一次路过那条街已经是下午,那家生煎店早已卖完当天的份额关门休息了。

小时候那会周围的邻居街坊似乎都认识我,于是家里会叫我去街角的杂货店打”老酒“,在南方一般把黄酒叫作”老酒“,除了做菜时候当作料酒以外,我们家还会煮沸了喝,冬天临近饭点,厨房里甚至整个家里都弥漫着热酒的香气。

说起酒,我奶奶总是在每年这个时候的杨梅季酿起杨梅酒(当地称作”小酒杨梅“),一缸一缸铺在杂货间的地上。于是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里,每餐一定会有餐前的杨梅酒。别小看了听上去温和酸甜的杨梅酒,这是以白酒为基酒酿制的,度数绝对不低,杨梅酸甜的果味略微掩盖了白酒呛人的酒味,让它变得容易入口许多。夏天的餐桌上,大人们喝酒我和奶奶吃浸过酒的杨梅。现在想想,可能爱喝酒这件事就是从小培养出来的吧。

房子的背后是一条长长的弄堂,每家的后门在白天总是敞开的,方便邻居街坊互相来往。每年雨季来临时,我记得我会把小木凳搬到后门门口,看着雨水从房瓦上滴落的样子,稀稀拉拉的雨声穿过整条弄堂,安静极了。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1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