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寅年十月小结

这个月假期和工作日接连不断,让人工作积极不起来,常常一下午沉浸在要放假出去玩的心情里。国庆假期之后那次去重庆并在那边被隔离的经历,更让这个月少了工作的动力,关于这件事可以去看我之前写的那篇文章。接着就是月底的万圣节以及节后迎来的假日季,都让人心情松弛,丝毫意识不到这一季度将会是一年里最忙的时候。

说起工作,公司前不久毫不意外地宣布了要削减开支的消息。裁员削减福利等等措施应该都会慢慢实施,不过正如老板前几天同我说的那样,“我们应该除了做好手头上的事情,其他什么都做不了。”最近身边的朋友们也有传来类似的消息,不得不感慨前两年还一片蒸蒸日上的局面竟如此快速地展示出了溃败的样子。这是时代的浪潮,所有人都被绑在一艘摇晃的船上,我也只能希望自己能够平静度过这段动荡时期。

这个月是我回国整两年的时刻,也算是一个特别的节点,比起第一年的新鲜和适应,这一年我感觉到了久未有过的平静,我知道在一段暂时未知其长短的时间内,我的生活状态不会有剧烈的变化。比起前些年面对毕业、工作等不同的抉择,我的内心变得平和。我开始有了更长线的、更久远的计划,我的生活中也有了更多没有截止日期的活动事项。面对生活我愈发从容,这是一种让人舒适的感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时间过得飞快,有同学结婚了,有同学买房安家了,甚至我表弟也在计划和他女朋友结婚的事情,我便意识到确实是到这个时候了。但似乎一想到这些事情,就毫无头绪,但这也是选择离家近会发生的事情,难以避免。

愈发觉得我所处的这个时间,像是一个转变的节点,也许很多年以后往回看这段时期会发现历史已悄然转折。这样的转变过程会逐渐积累并在不远处的某一天爆发,也许是动荡,甚至是战争,抑或是危机,但不安全感已经不经意间种下了。我会这样想的因素有很多,例如政治环境、例如经济变化,不过这也仅仅是我在无聊时的忧虑罢了。生活却依旧继续着,我计划着下个月的旅行目的地,我盘算着今晚吃些什么,我苦恼着最近的工作快要忙不完,我期待着春天的到来。

没错我又被隔离了

起因

是的,我再次被隔离了。

起因是国庆假期最后一天,也就是7号那天,早上我去吃了顿brunch,就是这次被疾控判定为密接人员。

我因为这个国庆假期要参加婚礼,我没有选择出去旅行,就把旅行的计划放在了国庆之后的第一个周末,然后再请几天年假,提前离开,这样错峰出行不仅人少,还比较经济。上海在国庆期间也不算太平,所有去过那片酒吧区的人都被赋了红码或者被拉去隔离了,本来我和朋友们也又去那边玩的计划,后来阴差阳错没有去成,我还暗自庆幸躲过一劫。

到了13号周四也就是计划中出发旅行的这一天,我早早地去了虹桥机场,搭乘早班机来到了重庆,这次计划在重庆玩三天,周六晚上回去,这样我还有一个周日,可以休息休息再开始上班。

13号晚上,正当我要回酒店时,我收到上海疾控过来的电话,问我是否去过XXX,就是7号那天我去吃过的餐厅名字,并表示我被判定为密接,并需要立即开始集中隔离。我当时思考了一下,既然我这一天才被通知,那么那位确诊的陌生人应该就是这两天才被确诊,那么其实在六天前,我几乎不存在任何被感染的风险。

于是我表示我已经离开上海了,电话那头又说会立即发送协查函到我所在的城市,并执行相应的管控措施。除此之外,疾控还告知如果我不配合的话会移交给警方处理。接着我又问隔离措施是什么,他们表示,如果在上海的话,我需要被拉走集中隔离七天,在其他地方的话,就遵循当地的隔离政策。我想了想,已经没有必要再同上海方面争辩了,于是我便告诉了他们我正在重庆。

完全没了旅行的心情,开始担心起来隔离的条件和时间,还有后续的行程安排等诸如此类毫无头绪的繁琐事宜。

接下来就是重庆疾控的来电,大致是说因为上海那边过来的通知,我需要执行管控措施。我赶紧做最后的挣扎,我同重庆方面说,我距离密接那天已经过去了6天,再过几个小时就是超过了7天的潜伏期,再加上这位确诊人员是这两天才确诊的,我没有感染风险,而且我最近每天都有做核酸,没有任何问题。重庆疾控听了以后表示理解,并和我说他们隔离政策是从密接那天开始算,执行7天集中隔离加3天居家隔离,又因为我没有居家隔离条件,所以安排了我一直隔离到17号,也就是14-16号三天。

可能因为当时本已经绝望地认为自己要隔离7天,现在变成了3天反倒有了一丝慰藉,所以也就没有继续挣扎了,接受了重庆方面的隔离要求。

后果

我先和酒店协商把当天的酒店钱退了,本来酒店方面并没有同意,但在我提出隔离完继续回来住以后,经理同意了我退了全部的酒店钱,即使从中午入住开始已经有12小时了,并且我还在酒廊吃了一顿。经理还表示,“出来玩被隔离本来就很不愉快了,如果酒店这边还无法退款的话也太惨了。”这里不得不夸一下重庆威斯汀,不管是酒店本身还是服务都让人十分满意。

其次,赶紧去买了一些零食,并问酒店要了拖鞋和牙刷等生活用品,隔离酒店的条件一定一言难尽。后来事实也证明这是个正确的决定。

接着就是被带到隔离酒店了,其实以前也有过经验,就是当年回国的时候,心想当年14天都坚持下来了,现在3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又安慰自己,好在这次是在重庆隔离,要是在上海的话,不仅仅是要隔离7天,而且可能还被拉去集装箱方舱等设施很差的地方。

隔离百般无聊的日子里,还好我带了工作电脑,一来不影响上班,我不需要请年假隔离了,二来我可以在公司电脑里安装守望先锋,陪我度过这无聊的几天。这期间我还订了隔离完以后几天在重庆的酒店,联系航空公司退了本来预定的机票,和老板打招呼让他做好我下周不在公司的准备,还有把这些遭遇和亲友们吐槽一番。

心情

我的心情从愤怒到接受,我也只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便同意去集中隔离了。其实并不是代表我认可了这件事,而是其实在当下我所能做的反抗聊胜于无,我同电话那头通知我的人的争辩也只是白费口舌而已,他们作为执行命令的人,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我屈从安排而已,而我也意识到,我除了接受,不管做任何事都只是白费力气。即便距离我密接那天已经过了6天,他们还是要按照程序,把确诊阳性的人员前后7天的密接都找出来,带去集中隔离。即便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我几乎不存在被感染的风险,他们也要按照命令把人限制起来。

我当然是愤怒的,如果这件事放在大流行最开始的时候,我可能会因为恐惧而平静地接受这样的事情;但现在已经是第三年了,且不说很多人已经不在乎是否被感染这件事,我们至少应该对它有更深入的认识,而不是一刀切执行如此隔离政策。我对如此长期执行的令人感到窒息的政策感到愤怒,我对政府如此不管不顾人民的自由意志感到愤怒,我对一系列相关人员麻木地执行命令的样子感到愤怒。

但我深吸一口气,我难道要和疾控的人吵架吗,他们应该天天被电话另一头的人骂吧。我即使发泄一通,一切都没法被改变,生活依旧要继续,不仅仅是我,而是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

前两年,我困惑:“这个世界会好吗”,如今我更是疑惑,“它真的可以好吗”。如果说以前我抱有希望,疫情的阴霾会早日散去,待拨云见日那天,我们将会回到2019那年的生活。如今我反倒觉得,虽然疫情终将离我们而去,但许多人会永远地活在它的阴影里,它带来的恐惧远远超过了病毒本身,深深根植在每个人心中。而时间就是一驾奋力奔跑着的马车,绝无回头时日。

壬寅年九月小结

九月无疑是快乐的,这个月的开始是中秋假期,结束便是国庆假期,于是一直持续在假期的放松心情中。

中秋本来安排了一趟飞成都,然后在川西玩一趟的旅行,没想到四川先是限电,然后再是地震影响了前往川西的公路,最后更绝的是整个成都封城。本来想的是即便到时候去不了川西了,那我还可以中秋假期在成都玩几天,没想到最后只能彻底打消了念头,只能怪没有缘分,把机票草草退了。于是四川的行程又要被拖上一阵子才能实现了。取而代之的是就近的苏州行,在太湖上举杯邀明月,也算是一趟有意义的旅程。

九月底还因为要赶紧花掉房券,去了趟杭州,也算是周末度假。这趟去杭州也十分轻松,吃吃喝喝,走走逛逛,其实就和在上海度过一个周末也差不多。国庆没有安排什么旅行,考虑到这时候出去不仅成本高,而且到处都人挤人。于是计划在调休的那周请两天假错峰出行。

这个月一过就是今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工作会忙很多趁着这段时间又是假期又是空档期的,赶紧该玩玩,该出行出行。最近其实整个行业包括经济形势都不好,所以正如我老板对我说的,“这时候做好自己该做的别留下话柄就可以了”。只能祝自己好运,也祝各位都好运。

壬寅年八月小结

这场旷日的高温天气在这个月的最后几天收敛了些,持续了整整一个夏天,让人无所适从。好在这段时间不用天天去公司办公,所以在家里办公不用通勤的生活还是很幸福的。这个月算是搬到这里的第一个月,也因为居家办公有更多的时间呆在家里,更让我意识到家里舒适的重要性。

抓住这个月的尾巴在上海周边玩了一次,这样度假一般地度过周末是一件让人感到放松和愉悦的事情,特别是对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出去玩的我来说。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这样的度假周末应该会经常出现,地点会选择在上海周边的城市,高铁能到达的地方。

偶尔几次的通勤时间里,我把那本《远山淡影》看完了,这么看来通勤也并不糟糕,特别是每次15号线都能找到位置坐下,我可以慢悠悠拿出书来读,或者找点剧看,合理利用这些零碎时间。

偶尔几次去公司的日子也算是十分舒适的体验,一来可以吃食堂不必考虑中午吃什么,二来因为公司人少,所以办公室十分安静,工作效率也非常高。我也因此会把比较棘手的事情,放到去公司那几天完成。不过,随着这个月的结束,我常态化居家办公的日子也要结束了,九月开始,大部分时间都要来回通勤的。

最近的健身颇有成效,保持着一周三次打卡报到。因为最近健身房几乎被我包场,于是我在健身房的效率也大大提高。我不用在等别人做完器械,我也不必因为某些器械被占用而妥协做其他动作。我甚至还会一排器械全部调整好以后一个一个做然后再重复,这样就省去了中间需要给肌肉休息的时间,一般像这样子持续半小时,就已经累得不行了。

九月就算是入秋了,这样的天气适合出门短途旅行,如果顺利的话,我会多安排一些附近的行程,期待。

壬寅年七月小结

七月无疑是炽热的,几乎每天都是35度以上的高温。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今年不仅没有梅雨季,连台风都看不到影子。这样的日子里,少数值得庆幸的是,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壮丽的晚霞,紫红色的天,橙红色的云,还有金黄色的阳光,这是这个季节里最美的时刻。

搬家是这个月的主题,从最开始的挑选地理位置和看房,到最后的搬迁,前前后后过了大半个月,直到这个月结束,一切才尘埃落定,慢慢恢复原有的生活。关于搬家的事情我打算另起一篇详细写,这里就不多说了。

疫情的阴霾逐渐散去,商场里渐渐有了人气,餐厅开始需要取号排队,地铁变得拥挤……酒吧、美术馆相继恢复,就像度过了一整个寒冬似的,一切都开始苏醒。不过也有一些店没能撑过这个寒冬,消失在了城市的进程里。每每路过那些熟悉的街道,途经原本去过的餐厅和店铺,透过玻璃看到它们人去楼空的落魄样子,真让人唏嘘。

旅行的计划被搁置了,一方面是因为到处炎热的天气,导致大部分地方都不适合去,另一方面就是莫名的政策和封控,没有人喜欢充满变数且不自由的旅行。于是,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即将到来的中秋和国庆假期,但愿能顺利出行。

租房小记

这个月的头等大事就是开始着手搬家的事宜,从看房子开始。是的,距离上次搬家已经经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了,现在住的地方虽然也不错,但是因为房东的关系,无法继续住在这里,多少也要折腾一下了。不知道之前有没有说过我对于这次租房的看法,这次想要搬到一个市中心的地方,最好步行或骑车即可到达我常去的那些餐厅、商场、咖啡厅等等,周末下楼就可以买杯咖啡吃顿早餐,体验一下老上海的生活。

地理位置

于是我把目光瞄准了梧桐区,范围就基本确定在了徐汇、静安和长宁这三个区。关于上班通勤的问题,因为公司处于不在市区内的15号线南端终点站,所以无论怎样都需要一次换乘,这样的话时间控制在一个小时以内就都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公司的15号线,比较方便的换乘站是与1号线的上海南站,12号线的桂林公园站,9号线的桂林路站。而剩下的换乘站,2号线娄山关路需要出站换乘,3号线上海南站距离太远,13号线14号线11号线的换乘站均处于苏州河以北,换乘需要绕路太花时间,于是这几条线均不予考虑了。在1、9、12三条线中,相对经济并且满足我要求的站点几乎都位于徐汇,例如嘉善路、衡山路、常熟路。

这样位置的范围就可以确定下来了,只要是这几个站步行十分钟以内的房子都可以考虑。

装修环境

因为这片区域有许多老小区,考虑到预算,有很大概率会住在这些小区里,所以希望内部的装修可以舒适一些,这样即使小区环境一般我也可以接受。

厕所和厨房是装修最关键的部分,因为自己可以进行的改动是最小的,基本上全仰仗原本的硬件条件。那么我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厕所干湿分离,干净亮堂;厨房尽量远离起居室,不会有油烟的问题,即便我不经常做饭。

关于装修,我还要考虑到狗,需要有一个适合我不在家时,让狗待的地方,也就是我不在的时候,它无法随意进出我的卧室碰床和沙发一类的地方,防止发生一些失控的事情。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希望房间朝南,采光合理,通风且没有不适的味道,有一定的隔音。但总的来说,租房这件事还是得看运气和缘分,有时候就是能遇到有眼缘的房子,你进去的时刻,心里就认定“就是它了”。

壬寅年六月小结

终于,一切开始恢复,原本安静的街道变得忙碌起来,正式在这个月迎来了解封的日子,可惜的是春天已然过去,让我少了许多去户外的想法和愿望。

如果硬要给这个月一分为二,那这个结点就是可以堂吃的那天。没有了餐厅,似乎就少了出门的意义,走累时找不到一个坐下来的地方,再加上愈发炎热的天气,蹲在路边啃汉堡的样子,显得很狼狈。好在这个城市恢复得很快,一旦宣布了开放堂食,各个餐厅就人头攒动,顿时恢复了往日的生机。那几家原本就火爆的火锅店,更是排起了长队,排队的人们也乐此不疲,仿佛在宣泄这两个多月来被压抑的情绪。

等有一天,美术馆开了,酒吧开了,live house 开了,电影院开了,才算是真正的恢复,毕竟对于大多数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精神生活早已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即便是夏天,我依旧重新计划起了出行,选择似乎很多,一众目的地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不过真正要确定去哪时,总会因为不确定性所带来的不安全感而萌生退意。应该果断些,能走时说走就走,立马订票整理行李出行才是。回到出行目的地,我想的是一个没有那么热的地方,那么西部是个可行的方案,时间够久的话便是新疆、西藏,稍微短一点可以青海、云南、贵州、四川。

也许还是会为没有抓住这个春天而惋惜,也许还是会为错过了这几个月的三个假期而遗憾,但终究还是要向前看,未来几个月总不会更糟了,那么夏天快乐。

仲夏

骄阳似火,照耀在脸上,额头沁出的汗水,晶莹透亮,我呆呆地望着,仿佛那是璀璨宝石,让我痴迷,让我沉醉,让我坠入温暖的陷阱里去。

江对岸的灯光划过波澜的水面,打在这边的岸上,照亮着行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我们也不例外。我放肆地诉说着我的所思所想,在如此空旷的地方,我并不担心这些言语会影响到无关紧要的人们。

我说我喜欢夏天,我喜欢这个潮湿黏腻的季节,我喜欢这个季节里时常出现的壮丽日落,我喜欢这个季节中夜晚清澈可见的星光,更喜欢这个季节里发生的种种故事,这些故事参杂着夏日独特的悸动和内心炙热的温度,种种因素杂糅在一起,令人难以忘却。

一切毫无预兆,就像这个季节的雨,当你回过神来,已经无处可躲,任由大颗雨水打湿在身上。雨落在炎热的地上、温暖的皮肤上,氤氲而起幻化成一层朦胧的薄雾,萦绕在纯净的大地上,弥漫在暧昧的空气中。

初夏

习惯了夏天空调的声音,不间断的呼声让人睡得踏实。

我还挺喜欢夏天的,似乎许多事情都发生在这个季节。轻薄的衣物,暖和的温度,让这个时候的人们内心躁动。

我也习惯了在这个季节做告别。

对一整年的学业告别,对暑假里萍水相逢的人告别,对即将分别不知多久的亲朋好友告别,对春天告别,对一个又一个城市告别。我也不知道会在这段时间里说多少次再见,就如同我不知道在这个季节里度过多少个不眠之夜,辗转反侧,躁动不安。

想起了许多年前第一个回到大陆的六月,一切都那么火热,一切都那么忙碌,街上来往的人行色匆匆。我享受回到熟悉的地方带给我的舒适感和安全感,我喜欢这种熟悉一件事物的感觉。

于是那时候我迫不及待地前往那些原本我待过的地方,以前的学校、热闹的商场、久违的餐厅,我变得很忙碌,也很快乐,我漫无目的却并无焦虑,这是一种可能再也不会有的状态。

时间过得总是很快,原本我以为的漫长的三个月飞一般地溜走了,等我意识过来时,已是需要做告别的时刻。

在夏天告别,并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这不是我一直经历的吗?同最熟悉的人告别,同最欣喜的人告别,最后随着时间流逝慢慢淡去。

我不解为何告别就是最终的结局,为何总是在这个温暖的季节,也许是人们不愿在寒冷的冬天变得冰冷,又或许是充沛的日照让人们变得活跃。

壬寅年五月小结

这个五月是寂寥的,是麻木的。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旦想起这一年的春天,所有的回忆就只剩下了这个呆了两个多月的家里,整个春天就仿佛被偷走了似的。

艰难的生活里,还是少不了苦中作乐,看了几部电影和剧,本想再看看书,却没有什么动力,每每坐下看起便开始犯困,心想不如补个觉及时行乐。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这段时间看的「沙丘」和「犬之力」,从年初开始就一直在补今年的奥斯卡提名,意外感觉今年的电影都很合胃口,无论是画面效果、拍摄手法等等,都值得称得上是一个大年。

「犬之力」整部电影分为了五个部分章节,第一次看的时候就看了前两个就停了下来,后来一个无所事事的夜晚,决定从头看一遍,看到第三章时果不其然就完全被吸引,最后两章更是出奇精彩,千万不要被前面平缓的叙事节奏所蒙蔽了。

整整一个月呆在家里,学会和自己相处成为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管理时间、调节情绪、找事情做等等,一些原本出门和朋友们吃顿饭就能解决的事情,在这段时间里变得难以消化。无时无刻产生的负面情绪不知往何处宣泄,无处可用的精力也在家里也被慢慢消磨,直至最后做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劲来。

好在在这个月的尾声,收到了解封的消息,似乎体验了一下刑满释放的感觉,即兴奋又紧张,有些不知所措,还有些难以置信。

  • © 2014-2022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