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从不以疫情为借口开始

人总是会自然而然地为自己所做的事或是选择找一个非自己所为的或是不可抗力的理由,这样当出现了一个更好的选择或是这件事引发了一些问题时,也能自我安慰道“当初这个决定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

在选择大学专业时,我们总是更倾向于对别人说做这个选择是因为这个专业前景更好,或者说因为亲朋好友建议这么选,而不是大大方方承认只是自己喜欢这个专业罢了。前两者分别是大环境因素和他人因素所致,而后者才是全凭自己。即便选择专业这整件事参杂了众多因素,但人总是愿意把自己排除在这些因素之外,以至于在大学过程中一旦有了后悔的念头时,还可以抱怨一句这不是我自己的问题,当年被人说服了,当时的大环境和现在不一样了。

很多事物都大抵如此,一但有疾病,人总是更倾向于先认为那是遗传所致,而不是先检讨自身的生活习惯;一但上班迟到,我们总是爱埋怨路上堵或是挤不上车,总不爱承认这要归结于自己早上多赖床了十分钟。

我在去年的文字记录里多次提及了疫情所带给我的种种影响和改变,无论是生活方式上的,还是未来规划上的。的确,我无法否认它所带来的影响,我在它面前是那么渺小无力。

但如今回想一下,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吗?我那时依旧可以选择读书抑或工作,依旧可以每天出门运动,我依旧可以选择做很多想做的事情。真正影响我的反倒是一些处于精神层面的东西。

健身房关闭的时候,我本可以每天出门跑步,那时街上也没什么人,但是我把它当作了一种借口,以此减少了大量的运动时间,最后去年的几个月里,吃得多动得少,体重自然而然刹不住车。我还把疫情当作了不想工作的借口,有段时间甚至消极怠慢,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原有的动力。这些如果没有疫情,也可能发生,只是疫情这件事让我做出这类消极懒惰的选择变得更加心安理得罢了。很明显,疫情成为了一个好用的借口,并且是一个可以获得所有人赞同或同情的绝佳借口。一句因为疫情,可以抵消掉几天不出门宅在家吃外卖的罪恶感,还可以抵消掉几个月找不到工作的焦虑。

随着疫苗的推广,我相信这个世界已经开始进入了“后疫情时代”,它对人们生活的影响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着,也是时候开始不再用疫情作为借口了。当我们试图不去运动时,当我们怠慢工作时,当我们无心网课时,应该要意识到其实自己的消极懒惰才是造成这些的罪魁祸首。也许疫情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依旧深远且漫长,但我们至少可以在这个阶段里试图停止它对我们在生活方式上、在未来规划上的消极影响。

我的朋友们,迎接后疫情时代,不如从不以疫情为借口开始吧。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1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