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敢不满意才是民主自由?

就在这两天我看到这篇名叫「人民敢不满意,才是民主自由」文章,我对其作者方舟子其他的言论不发表意见,但是看完这篇文章倒是有些想法。他既说出来了很多时候我想到却没有机会说出来的,并且大部分都是我们看得到的事实,又让我对此产生了一些衍生出的思考与看法。方便起见,我把它在这引用出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最近在新闻发布会上又在怒斥美国政客:你们美国政客哪里配得上谈什么民主、自由?她的理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如果有真正的民主、自由,那么应该让绝大部分的人民都感到满意。但是根据调查结果,有90%的中国人民对中国政府感到满意,有87%的美国人民对现状不满。美国这么低的人民满意度,怎么配谈什么民主、自由?只有中国这么高的人民满意度才是真正的民主、自由,而美国的民主、自由是假的。

把“人民的满意度”跟民主、自由扯上关系,这可能是华春莹的发明。我没有见过美国有针对人民对政府的满意度做民意调查,但是,美国经常对总统的满意度做调查。总统是政府的代表,所以对总统的满意度也可以说反映了对政府的满意度。但是美国总统的满意度并不是很稳定,有时候非常低,有时候又非常高。就以小布什来说吧,他最低的时候只有20%的满意度,但是在最高的时候(在9·11刚刚发生不久),他的满意度曾经一度达到90%。难道能说,在满意度20%的时候美国没有真的民主、自由,等到9·11发生了以后美国突然有了真正的民主、自由,过了一段时间又没有了民主、自由了?这当然是非常荒唐的。而且,不同的总统的满意度也是不一样的。川普是现代史上满意度最稳定的总统,一直就稳定在40%左右,从来没有超过50%。但是其他总统的满意度都曾经超过50%甚至更高,有时候又更低。能说美国的民主、自由就像过山车一样,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吗?

一个国家有没有民主,首先要看她的人民有没有选举权。美国大选刚刚过去没多久。美国人民在选举的时候不止选总统,还要选联邦议员、州长、州议员、州务卿、市长、市政议员、地方法官、地方检察官……还要对一大堆议案做出公投。所以美国每年都有选举日。但是中国呢?中国普通老百姓只是偶尔还能去选一选区一级的人大代表,而且那个代表往往是已经内定的。选过全国人大代表吗?选过国家主席吗?选过市长、省长吗?中国人民甚至连选县长的权利都没有,最多就选一选村长。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选票。没有真正的选举,没有选举权、被选举权,怎么能自吹是有真正的民主呢?

再说自由。我以前的文章谈到,美国有“五大自由”(宗教信仰、言论、新闻出版、集会,抗议d,中国的宪法也规定了类似的自由。但是,宪法有没有规定是一回事,能不能得到保障是另外一回事。就光说言论自由吧。我经常在推特上、YouTube视频节目里批评美国政府、美国总统,但是从来就没有FBI来请我喝咖啡,我也从来不担心因为批评了美国政府、美国总统就会被找去约谈、训诫、抓起来或驱逐出境,因为美国是有言论自由的,不以言论治罪。但反过来,在中国如果我有发言的机会,不要说批国家主席了,即使批了外交部的发言人,早就被请去喝茶了,甚至以“寻衅滋事”或者“颠覆国家罪”的罪名抓起来。连言论自由都没有保障,怎么敢自吹有真正的自由呢?

我不知道华春莹说的那个“中国人民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达到了90%以上”的调查有没有真的做过,还是她随口这么一说。我们姑且认为真的有人做过这样的一次调查吧。但大家设想一下,你在中国生活,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问你对中国政府满意不满意,大家的第一个想法马上就是:这是不是有人来钓鱼?要是敢说不满意,马上就会被抓起来?你即使很信任那个来做调查的人,也得想一想,这个电话有没有可能被窃听?你真的说了自己对中国政府不满意,说不定第二天就被叫去喝茶了。所以,即使真正做过这种调查,得到的结果不一定是可信的,接受调查的人未必敢讲真话。即使讲的是心里话,也很可能是长期被洗脑的结果。洗脑的一个方法,就是会对你进行恐吓,让你不知不觉地、不得不去接受他的那一套。这样的结果是不能反映实情的。如果在朝鲜做类似的民意调查,结果肯定比中国要好,不要说90%以上的满意度了,我敢保证,肯定是100%的人都说对朝鲜人民政府是非常地满意的。如果满意度高代表自由、民主程度就高,难道能说朝鲜的自由、民主是全世界最真的吗?

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社会都不是铁板一块,不可能100%的人都对政府很满意。甚至,我们可以说,不可能有绝大部分的人一直都会对政府满意。在生活当中总有各种各样的让人不如意的地方,那么就会引发对政府、执政党或者国家领导人的不满。这是非常正常的。如果做调查的结果发现绝大部分、90%以上甚至100%的人都对政府满意,那说明了人们其实是不敢表示不满意,恰恰说明在这样的国家、这样的社会是没有自由、民主的。一个国家人民满意度高、高得离谱,正是这个国家没有自由、民主的一个表现,说明那里的人民是没有表示不满意的自由的。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苏联政治笑话:

有一个苏联人申请要移民美国,单位的领导就来找他了:“你为什么要移民呢?你是不是对工作不满意呀?”这个人说:“满意。”“那你是不是对生活不满意呀?”“也满意。”“那你是不是对政府不满意呀?”“当然满意了。”“那你为什么还要移民去美国呢?”“因为美国允许我说不满意。”

虽然苏联垮台已经很多年了,但当时流传的这些政治笑话到现在还有现实的意义,还没有过时,就是因为像苏联那样的国家到现在还有。

大部分人是不是真的满意中国的政府,我无法判断也没有这个资格为其他人做出回答,我仅仅能以自己的角度以及稍许周围人的想法去看这件事。

你问我满意吗?也许就像美国对于总统的民调一样,我也总是会因为各种事件、政策、法规、甚至是一些国家方面的代表发言人而改变我自己的评价。

就好比前段时间我因为回国遇阻,心里无数次叫苦,并产生了也就只有这里的政府在想尽一切办法不让自己的国民回来吧,此时我接受采访的话,我必然会给这个政党打低分。现在顺利回来以后,反倒意识到也正是因为如此严苛的回国条件,国内的经济才慢慢复苏,对我自己带来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可以放心旅行、放心就餐,那此刻我似乎也没有对这些严苛的政策反感,反倒是暗自庆幸,但当然这种想法也是自私的。

这仅仅是一件事,随着时间的改变,我的想法也会随之变化,更别说容易被轻易影响的满意度了。我相信其实每个人对一个政府的判断都是十分复杂的,如果仅仅问我一件事、一个决策、一条法律的满意度,那我还可能给你一个答案,但是如果让我说一个对政府的满意度,不管怎么说都是片面且狭隘的,唯一的方法只能是对这个满意度设定一个范围,把它局限在一个区间才有可能给出一个较为客观的回答。

那这个问题其实就会回到中美之间的关于政府的差别。我们都知道美国政府每四年一次总统选举,那么当你被问到对政府的满意度时,我相信大家默认会对这个问题取一个新总统上任开始最多八年的范围,既然有了范围,这个民调才会更客观、更中立、更有意义。

反观你问人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那从新中国成立开始,这个政府从来都没有过执政党的更替。即便主席的位置会改变,但是从没听过这个政府更改过基本的发展方针或是推翻过去前任执政者所进行的建设,这一切都是相对连贯且持续的,所以你很难自然地对这个关于满意度的问题产生时间区间。

如此长的时间,大多数人早已忘记了那些时不时让自己或是激动或是绝望或是坦然的心情,那么对于一个没有时间限制的满意度问题,好像只能回答“似乎没什么不满意的”。

所以,过去一年里,我对美国政府满意吗?
我不满意,打3分吧。

那过去一年里,我对中国政府满意吗?
我相对满意,打8分吧。

那你呢?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3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