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小结

在家待业的一个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点点都着急不起来,可能是因为留给自己的退路太多了,于是似乎做什么都无所谓,并且明知道这样的状态并不可取却也没有动力去改变它。

在这似乎清闲的一个月里,我像前段时间一样看了几本书。比如拖了很久的「午夜之门」。这是一本北岛的散文集,我很庆幸自己看到了好无删节的原版,里面有大量的关于当年天安门事件的情节。比如在世界各地遇到的因为此事被迫流亡海外的人们,他们大多充满抱负、死里逃生,最后安身于世界一隅,有的悠然自得,也有的郁郁寡欢。话说回来,北岛本人也是这流亡者们中的一员,在异乡看到同样境遇的故人,总会有别样的情感吧。这本书正是以每个人物出发,每一篇散文都是一个人的故事,少则几年多则几十年的经历被几句话草草概述,轻松的背后是多少辛酸和沉重;这些散文又以地域划分,法国、美国、南非、德国等等,你被书里的故事拽着路过这个偌大的世界,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这背后还会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沉沉浮浮。

总觉得前些时候看得书有些沉重,偶尔会沉浸在那些漫无目的遐想中,接下来大概会先看一些轻松点的,放一放这没什么意义的叹息和忧愁。

上海算是真正地入了秋,似乎很难再穿短袖出门了。但这怎么拦得住“芝加哥人”,我还是习惯穿着短裤出门,再加一件卫衣,“这在芝加哥和夏天没什么两样,“我总是这么和周围的人说。“你这样早晚关节炎,”我妈也总是在我出门前善意地提醒我。

在上海已经丝毫感觉不出疫情的存在了,除了在坐地铁时还是强制大家带口罩,但似乎每个人都心知肚明这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就像每个地铁站的安检机器一样,除了提供就业岗位以外还有什么用处吗?

这个月还在楼下的连锁健身房办了张卡,办了全市通,心想周末的时候可以去另外几家带泳池的门店游泳,可一个月过去了,每周末都安排得满满当当,不知这周能不能去一趟。

在上海的生活着实是便利,就冲着在任何时间都能吃到海底捞这点来说,在上海生活的人们是幸福的。我想起在芝加哥的凌晨整个城里只有一家中餐和极少数的全天麦当劳开着,想吃点热食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除此之外这个便利还体现在无比发达的物流上,我真的再也没有担心过丢快递这件事了,期待了许久的快递不翼而飞死无对证这件事在极其不负责的美国快递员和公寓管理处共同努力下成为了现实。我的最高纪录是丢了一台一千六百刀的电脑,然后去警局报案之类的,大概前前后后又花了一个月才拿到补上的电脑。

在这个秋天的夜晚,你听不到窗外萧瑟的风声,听不到若隐若现的虫鸣,一切都百无聊赖,它们沉寂着、持续着、消散着,等待着冬天的来临,等待着生命的消逝。一个月的光景又悄然而去,不知你的十月是否安详?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0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