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日记(下)

Day 6

下午两点,吃过午饭没多久,有些倦,便琢磨着在床上小憩一会,没想到醒来的时候看表已经是九点了。两眼一黑,开始思考是当晚九点还是第二天早上九点,外面已经很暗,还好只是睡了个久一些的午觉。

事实证明在下午睡了七个小时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晚上到底该几点睡呢?

转眼时间来到了凌晨两点,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做了什么,好像就吃了个饭,就到这个点了。甚至今天这一天做了什么也毫无印象,这天就像是消失了似的。

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很快又睡着了,只是时间有点短而已,就像是在北美时区的午觉。不过这已经算是另一天的事了。

Day 7

看完了这周的乐夏,和去年的乐队比好像虽然更丰富了,平均水平高了,但是能进我歌单的歌好像没有几首,绝大多数乍一听眼前一亮,但没听几次就有些腻。不像去年很多首现场,我认为比专辑版还好,直到现在还不断翻出来听。这又提醒着我一年已经过去了。

写了篇关于iOS小组件体验的文章,琢磨着不知道要不要发出来,但是一想到要配图就有些懒,可能是前些天忙过头了,这几天很多事情都懒得做。

我妈不断和我更新新家的装修情况,现在虽然家里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椅子,但是其实已经可以住进去了,琢磨着干脆直接到新家自己住了,出去的那几天去把家具挑了。

已经开始筹划着出去以后的安排了,联系了一年没见的小伙伴们,不知道一年过去,他们胖了吗?如果没有的话,跟我吃一周,包胖。

Day 8

想起了从芝加哥寄回来的三大箱子旧物,问了下还在海关那,海关还要休国庆假,于是见到他们可能要半个月以后了。不过仔细想了想也没有非要不可的东西,毕竟一个月前我就已经把他们都装起来封好送到快递那边了。就像很多生活中你以为必不可少的事情,当你真的离开的时候,回头想想似乎也没那么重要吧。

自己的头发已经不太能看了,我也实在是懒得折腾,如果出去第一件事是吃饭的话,第二件事就是去理发。思考了一下,自从三月份疫情以来我就没有去过理发店了,最后一次是三月十号左右,政府颁布居家令前夕,我和认识了快六年的理发师聊着疫情变得越来越严重了,理发师和我说买不到口罩的话可以找他。我和这位理发师一直保持着一个月见一次的频率,有时候我们能聊很久,生活、学习、工作,有时候我很累或是没什么心情的时候,他也会很识趣的安静帮我把头发剪完。每次见到他,他的第一句话总是“来了,还是和上次一样吗?”真的觉得十分省心,就算是想换个发型,他也能懂得我比划的是什么意思。

Day 9

获得了第二波空投,导致一闲下来就开始吃零食,于是有些担忧隔离结束以后的体重了。时差似乎没有那么混乱了,晚上可以撑到十一二点,早上醒的时候天也不是全黑的了。

Day 10

隔离终进入了倒计时阶段,依旧是掰着手指数日子,巴不得早点离开这里。

其实这样的酒店隔离生活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无趣和绝望,这要感谢互联网,也要感谢各地的小伙伴们。我尽量让每一天都过得规律些,按时起床睡觉,按时吃饭,并安排了不少要做的事情,这样时间似乎也过得快些了。

不过因为空间有限,的确活动量减少了很多,体重肉眼可见地涨了些,好在还能刹住车,出去以后也可以回到健身房了,应该能恢复到以往的的样子吧。

计划着出去以后去配一副新的眼镜,看上了GentleMonster和华为联名的二代智能眼镜,说是只能眼镜其实就是一个眼镜脚带扬声器的眼镜罢了。多亏了有GentleMonster的设计,让这个本来很死板的数码产品变得精致不少。

记得上次配眼镜似乎还是17年在北京的时候,再上次是14年刚到美国,而且这两幅眼镜现在都还能用,每次他们被我一下坐歪了以后,掰一掰又继续用了,可能是因为总告诫自己在美国配眼镜又麻烦又贵的关系,就这么凑合着用了好多年。

Day 11

难得的国庆加中秋,看着朋友圈里街上人山人海的样子,心想在这里也算是图个清净。

过去几年的中秋都是和大学同学一起过的,似乎每年都是。一帮子身处异国他乡的游子,如果不聚在一起热闹一下,是不是太凄凉了些?似乎有些怀念那时候,大家围坐在一起分着月饼,那小小的一口月饼其实是最好吃的,一整个拿过来反倒是让人觉得腻。当时每年还会思念故乡的明月,今年回来了反倒怀念起在国外过节小伙伴们聚在一起的时候了。看来人就是这样吧,没有的、不在身边的,反而格外想念。

Day 12

去年国庆期间是在波士顿度过的,临走的那天正好是双十节(也就是民国的国庆),我在Chinatown看到了一幕让我触动很深的场景。街道两旁的路灯上挂着五星红旗,大概是刚庆祝完国庆还没取下来,街道两旁又是成排的青天白日旗和美国国旗,这一切有种微妙的平衡。我相信这样的平衡已经持续了很多年,我们也早已习以为常。我还记得那天晚饭在一家台湾人开的闽菜馆点了三道小菜,味道还不错,再加上那天走了一路,便和我大学同窗两人一扫而空了。

Day 13

距离隔离结束只剩不到两天,也不知道今天做了什么。简单收拾了东西,安排了一下出去以后要做的事情。终于持续了这么久的回国行程要接近尾声了。

Day 14

隔离最后一天,今天就来讲讲关于隔离本身。我先不判断强制隔离这件事本身是对是错。

强制隔离这件事本身不是人性化的,我相信没有人愿意不出门将近半个月,作为一个隔离者,我对这个规则抱有怀疑。很多时候我都认为这有点小题大做了,比如我在临行前为了让核酸报告准时在起飞前72小时内出具,我就做了三次核酸检测,跑了无数次检测机构,只是为了能在1-2天内检测完并且拿到报告。接着我刚下飞机,也被抓去做核酸检测,即使这样,我依旧要被隔离十四天。也不知道是有人会钻空子还是欺骗政府,总之不管你提供连续多少天的核酸证明,你都需要到指定酒店隔离14天。

不过我又想了想,如果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对这样的隔离政策应该是满意的吧。这能让人放心地不戴口罩出门,并且不会再造成恐慌。如果换做我站在这个角度,我也会认为隔离的确是一个最好的选择,“您干嘛回来呢?不隔离是想来放毒吗?”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0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