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在北京

上海热,是真的热。越来越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我带上了帽子墨镜和一把能遮住全身的黑的伞。

​地上反射着阳光,我无处可躲,只能畏畏缩缩地藏在我黑色的伞下,感受这片刻凉意。

在手机上寻找着一张合适的从上海到北京的车票,顺便规划着久违了的在北京的旅程。记得两年前在那个城市住了一个多月,不过大多不是什么太好的记忆。

也是这样炎热的一天,我结束了一天的实习。那是一个周五,打算回到市区里度过周末。我把行李箱寄存在了公司附近的酒店里,背上了两天的衣物和生活用品,坐上了一趟回市区的地铁。

北京的傍晚甚是热闹,夕阳还存留着些许白天那不可一世的温度,这种温度感染着路上的每一个人,他们快步走着,兴许是赶着赴约,兴许是赶着回到那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地方。拥挤的马路上飘着迟迟不肯停歇的鸣笛声,那也许是焦急的声音,又或许是解脱的声音;但无论是哪种,都透着疲惫中的惬意还有繁忙中的兴奋。

我似乎与这里有些格格不入,但我也没有在意这么多。回想着这周的实习,也没有完成太多的事情,办公室里有些死气沉沉,大家不知道在忙什么自己的事情,安静得能听到每一台电脑风扇运转的声音。办公桌窗外没有那种那种密集的建筑群,观察着零星的楼房门口偶尔进出的人便是我消磨时间的方式。

回过神来已经是几乎看不到太阳的时候,落日的余晖把黑色的天空染成了墨蓝色,和地上暖黄色的街灯产生了一种独特的美感,两种颜色在远方的天际线交错,使人感到宁静。

列车行驶到了地下,我便看不到外面天空的变化了,离该下车的地方也越来越近。

我们约在了一家餐厅,那将是我们那个月来第二次见面,即便是在同一个城市里,似乎也有无数不可抗力的因素把两个人硬生生拉扯开来,如同异地一般见不上几面。

​不可抗力的因素有很多,也许是因为距离和时间,但是好像最关键的还是人自己的意愿。

到站了,我跟着人流走进拥挤的扶梯,走出拥挤的出口。

远远地望见了约定好的餐厅,我径直朝那走去,走进门,我发现我们好像永远都是在一个个不同的门之间穿行,一扇扇被人忽视的门连接了我们每天的生活。

我坐了下来,焦急地等待着。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3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