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

偌大的房间,四面是没有任何装饰物的白墙,这里没有门,也没有窗,我一丝不挂地站在中央。此时我在思考的事情已不再重要,没有倾听者。我紧闭双眼,试图感受任何来自外面的声响。这里很空旷,仿佛只身一人漂浮在连氧气的没有的外太空里。一片寂静中,便寻不着时间流逝的痕迹了……

不知过了多久,在那张令人无比熟悉的床上,带着留恋与不舍,我醒来了。迫不及待地拿起身边的手机记录下这样奇妙的感觉,深怕一翻身便忘了。

在这种炎热的天气,却出现了感冒的症状,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权衡再三,关了空调,决定早些起床。

小时候看过一本蓝色封面的书,书里以一个小孩的口吻讲述了他出意外走后,灵魂回到人间向周围人告别的故事;他看到了自己的家人,看到了自己住过的地方,还有他的同学朋友和生前所有的事物。我记得那时候我就十一二岁,和书里的小孩一般大,似乎没法理解书里的那句“你不存在了,但生活还在”。那时候总觉得,这些事长大以后自然就知道了。

我想起我高中的时候读过一首Tennyson的诗,并对此写过一段文字。

“Sunset and evening star,
And one clear call for me!
And may there be no moaning of the bar,
When I put out to sea,”

Sunset这样的基调并不适合一只出海的海鸥,之后的Moan也是这样。它更多诠释出的是一种悲伤,后文里Asleep、Farewell其实都是这样的。其实这是一首写死亡的诗,当潮水已经沉睡,灵魂渡过沙洲飞向远方,悄无声息的在黑暗中,回归自然。

我曾不止一遍地思考过死亡,就比如人为什么来,为什么又要走,走了以后去哪里,会不会再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以前我一直不相信轮回,后来听多了,也慢慢地觉得那确实值得成为现世的人对死去的人一种美好的寄托,灵魂也是如此。直到我十几天前参加的葬礼,那是人生中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真实看到一身肉体变成骨灰最后再进入长眠之土,我又不断地思考着生和死的意义。也许没有人能逃过死神的降临,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不同的是,有些人被万众瞩目的来最后悄悄的走,也有人悄悄的来却轰轰烈烈的走,但更多的人却是有些人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也只有亲人好友会惦记会伤心会感叹。

我也无数次想过死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能够遗留一下一些思想,那些思想又会不会以其他形态留在世间。小时候在火车站买过一本杂志,里面有一篇文章记录着别人说自己曾感受过的死亡,当时让我想象了很久。

人作为目前地球上智慧最高的生物,总是会想很多几乎找不到答案的问题,也许这就是有思想的悲哀。

透过窗帘间的缝隙,偷偷瞄一眼窗外,又是一个大晴天,便放心地拉开窗帘,迎接一天的开始。是的,又是新的一天,时间不可能停下来;渐渐地,我发现自己拥有的东西变多了,也许是记忆和经历,也许是一些更具象的事物。

其实我也无法定义拥有这件事,暂且先认为这些事物被我占有着,或者此时此刻在我身边罢了。至于时间,那总是有尽头的,这就像没有一件事物是永恒的一样。时限似乎就是一生的那个结点,既然来这个世界时候什么都没有带,包括思想,走的时候便也同样带不走。

走进浴室,脱下身上所有的衣服就像梦里那样,任由温和的水淋过全身,慢慢感受它的温度。把全身都洗净以后,拿起牙刷仔细打磨每一颗牙齿,刮去一天内长出的胡须,并换上自认为算是得体的衣服。打开手机看一会新闻,早餐是沸水煮过的鸡蛋和加热过的牛奶。看了眼时间,漱个口再简单收拾一下就可以出门了。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一无所有,连我最引以为傲的记忆和经历都消逝得一干二净,那似乎也没什么,生活还在那里,你如此,他也如此。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1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