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都是这样地匆忙长大

似乎越来越能听懂朴树的歌了。

那些坏天气,终于都会过去。

希望一切都像歌里唱的那样,都会好的,总会过去。

最近的一切就像是被按到了快进键,呼啸而过,却没有留下一点痕;这不禁让人惆怅起来,特别是到了现在这般的黑夜,那种感觉被放大了,充满了整个房间。房间里变得陌生起来,书架上的书本、远处的盆栽、还有床边暖色的台灯,不知是不是因为夜色让它们披上了不一样的色彩,一种朦胧的、模糊的色彩。

快些松开你那紧皱的眉吧。

自从搬到这里以后,入睡前的每个晚上都可以俯视这座城市天亮前最后的样子,一盏盏路灯把笔直的马路照得通亮,却也让这里显得空荡荡的,外面一个人也没有,住在这里的人们都回到了他们属于的地方,那些地方是不是也和我现在这个房间似的,时而让人无比熟悉,时而却又显得陌生。

住在城市里的人们是否都是孤独的,那份归属感在冰冷高耸的楼宇里稀薄得寻不见踪迹,但似乎人们都早已习惯如此,人们用其他事物充实生活并驱赶孤独,以至于不会于夜晚时迷离在远处的点点灯火里。

那些疑问从来没有人回答,就让他们都去吧,随着风远远去吧。

在家呆久了人会变得疲乏,似乎永远睡不饱,几壶浓茶才得以度过困顿的午后,但副作用就是夜晚将变得更加漫长,那无尽的黑色似乎可以吞噬一切,无论是现实还是梦。

黑暗里,梦和现实将交织在一起,使人困惑,过去的思绪一阵阵涌现,和现在、和梦境揉杂,就像那没有结局的科幻小说,无穷无尽,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让该来的来,我们在这里等待。

想起了几年前没有写完的诗,“肆意游荡在上海街头,在两旁的绿植被修剪以后,散落一地的新鲜枝叶,我踩著它们轻轻地走;我张开双臂拥抱,清晨不算刺眼的阳光,脑海里往复不断的小调,抓不住甩不掉。”

想起了那时上海的夏天,没有那么炎热的早上,温度刚刚好,蝉鸣刚刚好,树荫刚刚好;卖豆腐脑早餐店还开着,我进去点了一碗加了紫菜虾皮小葱的豆腐脑和二两个头不大的生煎包,吃完一整个早上嘴里都有挥散不去的陈醋味。

想起了小时候有次周末出门玩,我们两个人最后只剩下十五块钱,于是买了二两小杨生煎,一人四个分着吃完了,那天的生煎真是美味。

想起了那时候出门还只有现金,每次带的两三百块钱总是能刚刚好花完,吃顿饭、看场电影、买点零食、买点小玩意儿……

就让他们都去吧,随着风远远去吧。

外面那些昏黄的路灯在日出之前是不会熄灭的,它们在黑夜中的指引迷途的人们,告诉他们在哪里进入梦乡。

童年的家门前有一盏明亮的路灯,每当夜归的家人打开门,那灯光就穿过门框照在玄关的地砖上,让人感到安心。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1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