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小记

去年这时候,我清楚地记得我在吐槽我朋友,“吃花生馅汤圆简直是异端”,我口中嚼着芝麻馅汤圆说道。

小时候在宁波,奶奶会在家里包汤圆,我就在那边负责把皮和陷(必须是芝麻馅)搓圆。刚包好的汤圆洁白剔透,但也黏糊糊的,得放在浸湿了的纱布上,不然容易粘在容器里。我也不一定非得等到元宵节才吃,这算是日常的点心。煮汤圆的汤得放上酒酿和桂花糖,那才算得上是地地道道的宁波汤圆。

那时元宵节总伴随着开学,一碗汤圆以后,寒假似乎就结束了,仿佛新的一年到此时才正式拉开序幕。

高中在国内的最后一次元宵节,那天恰好是周末,我妈给我煮了碗汤圆。不过她至少在我那碗里放了十二颗,可想而知我没有吃完它,我把剩下的端到厨房,就没有后文了。现在想想着实有些懊悔,那时候我怎么可能知道下次回到国内过元宵节已是遥遥无期。

我和他曾有过一年的同居生活,当时的确是有着各式各样的问题,但后来想想似乎那段记忆倒是深刻得很。他喜欢吃汤圆,每次都去超市都会拿上好几包,平时就煮着吃,也喜欢在汤里放上酒酿,拖他的福,我也算是时常能尝到小时候的味道。那年元宵节,我们就忙前忙后地做了桌菜,再配上两碗汤圆,那是家的味道。不知后来他的冰箱里还是不是备着吃不完的汤圆。

厚厚的云层布满了芝加哥的夜晚,今天注定是看不到圆月了。

远方的朋友们、亲人们、我爱的人们,祝你们元宵节快乐,希望你们正在吃的汤圆是芝麻馅的。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1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