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音乐播放器

小学的时候有了一个MP3,那时候就在琢磨怎么下载歌曲到里面,但是一直找不到方式,只能去同学、或者亲戚家的时候,搜刮一遍大家的.mp3,好在当时大家的电脑里不是歌曲就是电影,倒也是收获颇丰。

后来到了初中,有了一个第三代iPod nano,信息的获取方式也多了起来,接着我知道了QQ音乐,自从知道下载歌曲那么轻松以后,我仿佛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发不可收。那时候住在学校,每周末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找新的歌曲塞进那小小精致的盒子里。有些是同学那听到的,有些是排行榜上看到的,也开始接触起了欧美流行音乐,让人耳目一新。每周新的歌曲会陪着我度过五个夜晚,初中就这么过去了。

高中的时候有了iPhone,有了可以离线收听的iOS版QQ音乐,获取音乐的方式变得简单。听到心动的旋律可以立刻找到他们。那时候,当我我第一次看到可以随时离线的流媒体播放器,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时代确实变了。但那时我依旧热衷于把歌曲从电脑上下载下来,小心翼翼地保存好,或是放手机里或是放在iPod里。高中那几年是少有的欧美流行佳作井喷的几年,目前还活跃在欧美歌坛的几位Diva也是那个时候确立了地位。我同样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听一些摇滚乐,但是依旧是零零散散的。高中的最后一年我开始用起了刚刚推出的网易云音乐,算是比较早了,那时候和周围的同学介绍这款音乐播放器的曲库是多么丰富和简洁时,大家还有些不屑一顾。那时候各大流媒体播放器也没有版权这个说法。

到了大学,彻底转战了网易云音乐,一来是QQ音乐上的歌曲变得鱼龙混杂,二来是网易云的用户体验确实好上不少。民谣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听的,我觉得大部分人喜欢的民谣都是在网易云上面听到的。我很喜爱网易云,感觉自己终于又脱离了一个被腾讯掌控的部分。大三的时候,事情又有了转折。首先是VIP也无法在非中国大陆区无法听到大部分歌了,这里我暂时把它叫做“灰色危机”,因为一夜之间歌单大部分变成了灰色,就像自己收藏的东西一夜之间都被上缴了似的。那时候的QQ音乐依旧坚挺,只要你是尊贵的绿钻会员,你就能无视网易云音乐里的那句“此歌曲无法在当前国家/地区播放”。所以在好友的建议下,我就又找回了当年的QQ音乐,把最早的歌单改了个名字雪藏,最后再把网易云的歌单倒了过去,灰色的歌曲又恢复了生机。不过当然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因为开一个VPN还是能解决这个问题。最要命的是有一天网易云的对大量歌曲失去了版权,腾讯还是爸爸,有钱能有什么办法,而且谁敢得罪这家公司呢。于是直到周杰伦也消失在了网易云音乐里的那天,我就几乎失去了理由打开网易云。好景不长,愉快地在腾讯提供的温室里享受了一年以后,QQ音乐也迎来了它的“灰色危机”,失落、沮丧、彷徨、愤怒接踵而来,一方面心疼自己尊贵的年费绿钻会员,毕竟开会员的最大目的就是听那些被“反墙”了的歌曲,另一方面只要一想到未来的日子需要靠VPN度日就有些惊慌失措。

在另一方面苹果开通了自己的流媒体服务,一开始我也是十分抗拒,因为一想到我自己花了不少钱在iTunes买的专辑或者单曲就有些心痛,毕竟它们之后就可以被任何人肆意拿出来或者抛弃。后来大势所趋,加上有了学生优惠,还是开了会员。但是我依旧挺怀念刚来美国的时候,用心地听每一首歌的试听部分,当确定自己不会后悔的时候才花1.29刀买一首歌,或者是给之前一直听的盗版补票。这一种小心翼翼地挑选歌曲,每首歌都被赋予上真实价值的感觉让我怀念。

最近又用回了网易云音乐,它的算法依旧是那么的精准,直击心灵。同时再次感谢来自周的礼物。我依旧每天起床和睡前准时打开QQ音乐,随意点进一首歌顺序播放歌曲,以至于我能记得歌单每首歌的位置,以便在想听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它们。我依旧开着五元一月的学生版Apple Music,它之后再也没有让我验证过学生身份,我也就没再管了。这便是我和音乐播放器的故事。

转载自贴吧…个头,好吧我觉得这篇文章的口气真的太像贴吧/豆瓣/天涯连载文了,“我与XXX的十年”。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1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