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年末

每年到年底我就会回想,去年的这个时候在做什么,于是我回头翻了翻前几年这段时间写的文章,似乎还挺有意思的。

2014.12.27

“这两天纽约这边的天气实在是有点反常,一件短袖一件卫衣我就可以出门了,说好的大雪却是一场也没有见到。

开学没多久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在上海的大三学生,人挺好也就顺势聊了起来。不过没多久以后,就变得很少聊天了,好像能保持经常聊天关系的朋友本来就很少吧,特别是碰上完全相反的时差。前几天在圣诞节发祝福微信的时候又顺势聊了一下,我还记得当时他先问我怎么样,我说挺幸福的。后来他又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我当时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但是也没有多想,我就以一种很随意的口吻问他怎么了,还辅以了一个贱贱的表情。他说,我月初的时候去医院验血检查了。我就马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作为一个才21岁的在校学生,HIV这样的事情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都是巨大的吧,我完全不敢想象他接下来的生活,不过虽然这样,我也只好全程故作轻松然后安慰道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好在他还是挺积极乐观的,情绪上并没有什么很大的波动。至于原因,虽然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的大意和唯一一次的侥幸心理。问了他今后的打算,他决定退学,我先是说了下这么放弃很可惜,不过在他的坚持中嗅出他这个打算已无法更改后便不再多说什么了;然后还说想离开上海,换个环境,对于这个提议我倒是挺赞同,因为这时候如果住在亲人身边,一定会好很多吧。时差关系,话题大概横跨了两天,在最后,我把那本当天看完的《解忧杂货店》推荐给了他,因为这时候看这本暖心的小说会比较合适吧。希望他今后的生活能够顺利,就像他说的,‘最糟糕的事情都遇到了,不会再遇到更糟糕的了’。”

2019.12.27


不过第二年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交流了,也不知道后来的他过得是否幸福。看到他Instagram上不断晒出在全世界各地玩的照片,感觉他大概已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如果有机会的话,很想听他讲讲这些年的故事和生活的琐事。

距离那年在纽约过了一整个寒假早已过去了五年,那时发生的一切就像迎风而起的风筝,越飞越远,最后就剩小小的一块纸片挂在高高的天边,和一根系着你们的细长的线;用力扯一扯,风筝就像闪现的回忆似的在半空中开始晃荡,出现一会儿又随之被遗忘在生活的角落里了。

那年年末在纽约时代广场,我们一行人因为挤不进在时代广场等着半夜跨年倒计时的人群,只好作罢,那时候我还发了一条状态:“三年半了,还是同样的地方,还是同样的人。”我也第一次体会到了失而复得的美好。对我来说,美国是个充满回忆的地方,从2011年夏天玩了一遍开始,每次回到一个城市,看着周围那几乎没有变化的样子,我就会感到恍惚。时代广场的人一波又一波来了又走,这川流不息的人群也无法在这偌大的地方留下哪怕一点痕迹,更何况我们三两人。

前不久去洛杉矶的环球影城,八年前那几乎是我来到美国的第一站,第一个行程,被我认为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从园区的最下层回到上层的扶梯口有个买饮料的餐车,和记忆中的没有任何区别,那一瞬间我恍惚了,一切都鲜活地在我面前重现;那年我在那里嘟囔着“为什么一瓶可乐卖5刀”,这么多年了这里的饮料种类和价格也没有任何变化。一切都是原本的样子,那我还是原来的我吗?再前一段时间在波士顿,见到一切如初的哈佛校园,也许这八年也没有让我改变太多,我依旧拿起手机拍下了那尊有名的铜像并抬手摸了摸,我依旧思考着是不是在这里的人是否会有更多的烦恼,只是这一次我找到了答案罢了。

偶尔觉得回忆还挺可怕的,它时常让人陷在里面思考,思考着当年如果做了不一样的决定会有什么变化,也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又或许一切还是会朝着同一个结果前进着。

这一年接近尾声,愿各位一切顺利。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1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