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主题的秋日小记

突如其来的气温骤降让我措手不及,不出意外地,感冒侵袭了我的身体,赖了一个礼拜依旧没有要走的样子。

家里的烧水壶仿佛没有停止过工作,似乎除了多喝水早点睡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方法。是的,我最讨厌的地方是医院,最讨厌吃的就是药。也许是这些简单措施起了作用,病情倒是没有往更严重的方向发展,所以基本应该是季节性的流感,至于原因嘛,周围的朋友都纷纷感冒,也不知道是谁传染了谁。

还有几节没有结的课需要在这三个月里修完,好在都不是什么难到令人发指的课程,可以把更多的时间放在结业以后的事情上了。谁能想到两个月前我还在迷茫、彷徨、甚至放弃希望,现在却有了初步计划并一步步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也算是近期令人欣慰的事情了。

和之前不同的是,每周末都给自己安排上了不同的活动,以便享受这秋日里持续不了多久的舒适日子。当然比起可以把周末塞得满满的上海,还是少了些乐趣;如果有一天食品安全和环境保护两大问题能得到更好的解决,那么我会无比乐意在上海生活下去。

在咨询和了解下,在年底那段时间回国不是一件保险的事情,也就是说今年的圣诞节和跨年基本上是在这里度过了。不过春节我还是愿意争取一下,这是我长达四年没回“家”过年的执念。然而有得有失本就是一件极其合理的事情,无论结果是不是如我所愿,都会有令人接受的缘由。

从柜子里拿出了我自己最喜欢的春秋装,一边感概这些衣服一年到头多没多少机会穿,一边想着该怎么搭配才能一个月不重样。之后嘛,就需要把它们收起来迎接冬天了。

才刚到九月就开始思量起十一月底感恩节假期的目的地,无论是在海边度假的夏威夷迈阿密,还是在北极圈看极光的阿拉斯加,甚至是在大西洋另一边的欧洲都在我本次的选择范围内。当然前提是机票在我能接受的范围内,我还记得今年春天去夏威夷的机票价格都赶上我飞一趟上海了,只得更换目的地。

似乎是很久没有更新了,总觉得再不更新就没人看了吧(不),于是就东扯西扯有了这篇毫无主题的小记。

最后分享一首北岛的诗,收录于他的诗集《守夜》。

這不是告別
因為我們沒有相見
儘管影子和影子
曾在路上疊在一起
想一個孤零零的逃犯

明天,不
明天不在夜的那邊
誰期待, 誰就是罪人
而夜裡發生的故事
就讓它在夜裏結束吧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 2014-2021 Jason Yan
  • PV: UV: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